柳州柳江 无滤镜的图也无滤镜的我

艳阳与狗

手抚

你总是想用手理顺杂乱的毛
突然发现毛是又硬又粗的
心里嘟囔着奇怪 还是继续顺着
直到磨茧出血 才反应过来
噢 原来棘手的是刺

好吧今天心情真的很糟 推荐一首听了可以比较缓解的歌

The fragmentary part that makes things perfect

圆被切去了好大一块的三角楔  想自己恢复完整  没有任何残缺  因此四处寻找失去的部分  
因为它残缺不全  只能慢慢滚动  所以能在路上欣赏花草树木  还和蠕虫聊天  享受阳光 
它找到各种不同的碎片  但都不合适  所以都留在路边  继续往前寻找  
有一天 这个残缺不全的圆找到一个非常合适的碎片  它很开心地把那碎片拼...

Rosy if you hear me ~

But his position is keyboard player, arranger, and because he is more at playing thekeyboard. 

 He oriented himself on coming to a new city. 

© 白髯黑瞳 | Powered by LOFTER